菏阖诃

【楚路】关于负责这件小事2

在路明非看来,这次任务应该会执行的很顺利。他也没想到日本分部的学长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并且如此客气的亲自来接机。美中不足的只是机场过于荒凉还有他们竟然被当做偷渡客被警察喊话。

小路同志刚刚睡醒气都没喘匀就被两座大佛夹在中间上演了一场生死时速。心惊胆战的他心想还好签了协议遗体可以免费送回国,不然万一被打成骰子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恺撒在车上跟源稚生瞎鸡巴扯淡,楚子航则是绷紧了肌肉有条不紊的检查枪械,就连樱也退去了秘书装露出了插着金属刀刃的黑色织物。她贴着路明非爬向第三排的时候,路明非闻到她身上微寒带着梅花的香气。他摸摸鼻子,莫名的觉得这个味道很吸引人。小路同志纯情的觉得这时候应该非礼勿视,他不自觉的把屁股挪开些,留宽点地方。

可是这车就点大小处男路明非身子一僵感觉坐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师兄能把你的刀挪开些吗?”他低头看到和服下面的刀鞘。“挪不开了”楚子航的黄金瞳在黑暗中亮的惊人“你起来,我把村雨收好。”

小路同志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他忘记了这可不是在什么平稳的公交车上。随着一个急转,路明非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楚子航反应极快的拉着路明非的手臂,免去了一场血光之灾。恺撒朝他吹了口哨,路明非跌坐在座位上心跳如雷,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沉香的味道飘入鼻尖。废柴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然而“师兄你的须后水味道绝版啊”之后好像更尴尬了。楚子航挑眉有些诧异的开口“我没有用。”

他看向恺撒,花花公子道“作为学生会的一员这么没品位可不行,我们不是狮心会……”这是又要怼起来了吗?“我记得芬格尔也是学生会的 ……”楚子航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恺撒脸臭到了极点。路明非赶紧赔笑,“哪能啊,这不是败狗师兄留了八年级吗?”他感觉自己可臭不要脸了,心里却想到还好师兄没有拿自己举例子。

可是要不要脸这不还得老实呆着吗?一左一右两座大神明显不对头,得亏他不要脸的当着那强效润滑油,不然打起来都算轻的。小路同志使劲往自个儿脸上贴金,缓一缓自己心里酸的要命的滋味。

恺撒转过头找源稚生继续聊赌约的事,他认为自己和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其中路明非胳膊肘往外拐的现象尤为明显。

降不住自己部下的将军不是好将军,但恺撒是个注定要当帝王的人,他决定原谅自己一下。


半岛酒店

世事难料,路明非觉得自己成为黑道一员真是委屈中的委屈冤枉中的冤枉。
楚子航把陷在沙发上抱着朝比奈抱枕不愿动弹的路明非拉起来嗞一脸抑制剂,脸色有些阴沉。恺撒端着酒杯站在窗前一脸严肃,“路明非你闻闻他是什么味的。”房间里燃了优质的白檀香,路明非觉得自己意识昏沉,听了这话他下意识的往楚子航身边靠伸长了脖子往楚子航颈后的腺体嗅。

楚子航绷紧了身体,他没想到路明非的动作这么的具有侵略性。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腺体对于他们都是极度敏感的地方,有动物的本能要保护好它。
所以楚子航在竭力压制住自己把路明非扔出去的想法,用手抵住他的肩往后退了退。
“呃,白玉兰?陈皮?”路明非快要睁不开他的眼睛,脑子钝的跟浆糊似的,“师兄,你的香水绝版啊。”他还记得楚子航说他不用须后水。

恺撒拿着抑制剂猛地往路明非脸上嗞,“老大,这是玩游戏还是严刑逼供呐?”路明非小小的委屈被放大,他觉得自己当了狗腿子还得受罪真是十分不值得的。

楚子航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类似创口贴的巴掌大的方形贴片撕开往路明非的颈后一糊,冰凉凉的感觉跟涂了风油精似的提神又醒脑,激的他撑开了快要亲密接触的眼皮子。

入目是他师兄冒着青胡渣的下巴,他打了个激灵突然觉得这贼性感了。

“我觉得这事应该上报给学院,”恺撒拍拍路明非的肩一副看孩子的眼神,他意味深长的说“路明非你长大了。”








明天我去高考啦,虽然是打酱油。
但为了庆祝,今天更一篇。
加油!

对于艺术高考

嗯,对于一些偏见我现在想记录一下我的心情。关于艺术生,很多人以为艺术生可以用比较低的分数考上大学,只要花了钱就可以有书读。

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我们用普通学生两倍的时间去学习别的东西,还要兼顾文化。一心二用不是谁都能做到的,美术生,每天熬夜到凌晨,老师以前开玩笑说让我们早点休息差不多一点钟就回去睡觉啦(凌晨一点)但是作业通常要画到两点半。我有过连续(至少)48小时没有睡觉,当时压力很大,我怕考不好会浪费了时间和金钱,在床上躺几个小时天亮了就爬下去吃早餐。上课的时候感觉魂都去了一半。

分分钟都有猝死的感觉😭

现在回想,我还是最喜欢那段时光。至少我每天都在为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出努力,一旦想到未来就很开心。即使每天不够睡,没有时间玩手机,除了画画不能做任何事。我很开心,从最开始的自我怀疑,到慢慢的看到自己的进步,这种成就感是前所未有的。

我不喜欢学习,作文写过六分,数学没及格过,英语一看就头痛。但是这并不能作为你看不起我的理由,我也会为了我的理想努力,并且我的成绩并不差。

我也是可以在其他地方做出成绩的,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当然我也做到了一半。

在这条路上我们艺术生付出的金钱,时间和努力并不比任何一个普通高中生少。凭什么我们要被看不起,就因为文化不好吗?这也太不公平了。

总觉得如果我高考考好了就会被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没考好就会被嘲笑。我的班主任不止一次问过我“你考得合格证不去读不觉得亏吗?”老师你没有想办法帮我,而是问我亏不亏。这是老师还是商人啊?一切一切以利益出发吗?“反正你家这么有钱,说不读就不读。”我家有没有钱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吧?我的家人支持我去做我喜欢的事,他们到处去借钱,家里都揭不开锅。你一句有钱,是没看到我的家人给我的爱和付出。

为什么要有这种偏见呢?从来都不会深入了解,就只会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说风凉话。我真是受够了。

我就一句话,这高考我不考了,我滚。

【楚路】关于负责这件小事1

ooc预警
私设如山
ABO生子孕梗
不喜勿喷

同暗恋已久的小魔女的未婚夫还有从中学时就是凌驾于所有人以上的高岭之花楚师兄踏上去往日本的飞机的那一刻起,小路同志就知道这一趟是要搞事情的。

这一点,小路同志与象龟在心灵上达成了某种共鸣。当然两个当事人并不知道这种默契。

对于废柴团的到来,源稚生听从了政宗先生的建议做了个史上最像样的欢迎仪式,有车来接有象征着胜利圆满的黄色花束还有香槟酒。只差一个热烈拥抱,当然源稚生并不准备同这让他没有好感的人拥抱,资料上显示本部派来的三个“孩子”分别是纨绔子弟,暴力狂和无能废柴,废柴甚至没有分化。如果不是资料不全面,本部隐藏的大杀器,那么废柴就真的只是个废柴。

日本分部上下都把本部称为“幼稚园”,因为派来的专员大都是没有经验的孩子,而接待本部专员的工作被称为“带孩子”。源稚生不喜欢带孩子,他原本想把接机的工作交给乌鸦和夜叉,但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本部那些稚嫩可口的男孩子落到那两个暴力狂的手里会不会七零八碎的抵达酒店?尤其是这两人最近都在易感期。

嗯,这个想法实在是有些多余,奉行极道文化崇尚勇气,唯有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男人才能指挥千军万马的源稚生,我们的象龟兄他并不知道即使他以名将的呆若木鸡之势带着漂亮妹子和跑车挡在湾流面前,气到机师竖中指,也无法撼动三个不明真相的小朋友。

路明非刚从睡梦中惊醒,一路上楚子航同恺撒的剑拔弩张不说当事人,路明非都有点倦的慌。他两眼一闭腿一蹬嘴角流着哈喇子靠在临危正坐的楚子航肩上呼呼大睡,而楚少侠扶着黑鞘长刀闭着眼也肌肉紧绷,恺撒顿时觉得这死对头颇有柳下惠的风范,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是不是正解,但并不妨碍学生会主席阅人无数独具慧眼。

这趟行程中,没有谁是能休息的安稳的,小路同志夹在两个宿敌中间小心翼翼的当着润滑剂在中间调解。看上去就数他最人畜无害,事实上他的心情糟透了。不只是因为这次任务结束后他的暗恋对象就要嫁给他的顶头上司,他只觉得自己连一个竞争的资格都没有。不管是从性别,还是其他,单单是第一条就输了。他和诺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同样没有分化,同样没有言灵,但并不是代表着两人就能同病相怜。小魔女的魅力天地可鉴,尔等废柴从来就只能远观。就算是败狗也不想在喜欢这件小事面前低头。

小路同志拿自己也没办法,他总不能露出欢乐的微笑“老大新婚快乐!”想到这他的脸就忍不住垮下来,他对内心深处的那个自己带有某种恐惧。那个怂到极致的小熊猫会不会在某天亮出他打磨已久的爪牙……“路明非呀路明非,你可不能听师兄的话去打车轴呀,到时候师兄跑得了,你跑不了哇。”半梦半醒中路明非喃喃道。

源稚生叼着柔和七星端坐不动,“本部诸位谁带了打火机?借个火?”他目光清冷紧盯舱门,这双被政宗先生称赞过的邪眼,懦夫看到了都会感到被蝎子蛰了一口。他显然希望能震慑到本部的专员,以此听从日本分部的规矩。不管在本部有多少个优秀,在这都不算什么。管他的评级还是血统,只要是不够强就得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就算面对Omega你也得恭恭敬敬的点上一支烟。

显然源稚生的B格还不够高,打火机算什么要是路明非听到非得划上一根火柴才能显出黑帮的风流潇洒。久不见本部专员,源稚生想,就算是Beta也不至于抱着呕吐袋狂吐,受训过的本部精英也不过如此。

舷梯降下,源稚生看着面前的剑豪访问团,内心是有些蒙逼的。这是来旅游来着?

路明非撑着鹤与白菊的纸伞自我感觉良好,在这月明星稀的夜晚着实B格有些高呀。他犹豫着要不要说些什么来应应景,楚子航一手扶上他的肩膀“美瞳带反了,我有点看不清。”小路同志心想那就揉揉呗,于是摘了美瞳的楚子航睁着他半瞎的眼睛环顾周围,最后定睛于源稚生等人的身影上。

汹涌的龙威涌入源稚生的脑海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往后仰刚才那一眼的凝视简直是来自于一条森严的古龙!在这种凝视面前邪眼瞬间崩溃!

源稚生看着喷发的富士山一手摁着鹤与白菊的肩膀.目光就没移开过。那种被当做猎物般盯住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他勉强把目光移向天下一番。西方人的五官,这是加图索家的继承人无疑了。两个A级的Alpha还有一个废柴S级,三人全程无视源稚生……不也许路明非把源稚生当成了导游。




端午快乐

端午不放假,以及学校的杨桃花很好看

【楚路】关于负责这件小事

ooc预警    私设如山  
ABO生子孕梗,
意见随便提,但是不要喷。

路明非不是没想过分化成Alpha只是他认为这样的几率堪比楚子航是个妖精。当然楚子航不是人,他也没分化成Alpha,这实在是很可惜。

可同样令他没想到的是混血种的分化如此的令人感到尴尬。强悍如同混血种,怎么看都和Omega这种娇柔弱小的生物沾不上半毛钱关系。当然对于普通人而言,仙都有分三六九等,更何况是混血种呢?

读了十几年书的小路同志在修习了卡塞尔的有关于此的课程后才搞懂了自己为什么快二十都没有分化的原因。
败狗师兄嘴里嚼着巴西火腿,一边无情的剥削着小路同志的财产,一边施加精神上的压力,“对于混血种来说保证血统纯度的唯一方式就是与混血种交配,如果按照混血种的强势那么Omega几乎是不会存在的,所以说唯一的分化方式就是老古板们总结十几年的课本记载的了。”

“我也是有可能分化成Alpha的咯”,心情有些小雀跃,小路同志的父母是AO结合这是他后来才知道的此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Beta,因为快二十都没分化的他确实是个异类。

“败狗师弟你要抓重点啊,混血种的分化是就生活环境而言的,你生活在普通人中间那么多年都没有变化估计也就只是个Beta了”。芬格尔翻了个白眼继续啃他的猪肘子。

路明非叹了口气,混血种的分化一般是取决于外界环境。比如说一个未分化的混血种生活在一群Beta或者是Alpha中那么他的第二性别很可能会是Omega或者是Beta,如果生活在Omega或者是Beta则相反。路明非默念到一切都是为了繁衍,一切都是为了繁衍。

当然为了繁衍也并不是说在变相削弱混血种的实力,混血Omega甚至可以控制易感期的Alpha,嗯。这也是后话了。

这时失落的小路同志并不知道自己弱气的性格已经预示着他意料之外而又理所当然的未来了。

故事要从一个盛产爱情动作片和御宅族以及猥琐电车大叔的国家开始说起。